由《黑貓警長》侵權案看著作權轉讓是否適用“

時間:2021-12-07 00:19:42

由《黑貓警長》侵權案看著作權轉讓是否適用“善意取得”

 

 諸志祥現已于2000年將其《黑貓警長》系列作品權悉數轉讓給了思泰,其現已不是系爭作品的作品權人,故其于2009年將不歸于自個的作品權授權給美影廠,歸于無權處置行動。進而,美影廠在未獲得作品權人有用授權的狀況下拍照新版影片《黑貓警長》,構成作品權侵權行動。在這種狀況下,盛趣作為作品權人能夠向美影廠追查侵權職責,美影廠在承當了侵權職責后向諸志祥追查違約職責。

這里有必要剖析美影廠好心(不知情)的獲得諸志祥的授權,是不是構成一個阻卻侵權職責承當的理由的疑問。關于該疑問剖析,根據“舉重以明輕”的法令適用準則,能夠對比作品權是不是適用“好心獲得”的狀況來了解,即假定諸志祥于2009年簽定轉讓合同將系爭作品的作品權轉讓給了美影廠,美影廠是不是應承當侵權責權。

根據民法理論中的好心獲得準則,無權處置人未經授權將其占有的別人的物轉讓給受讓人,若是受讓人獲得該物時系出于好心,且支付了合理的價款,則受讓人獲得該物的一切權,原權力人損失一切權。物權法第106條規則,好心獲得的標的物包含動產和不動產,二者的差異僅在于受讓人有理由信任無權處置人的緣由不一樣——前者緣于動產占有的公信力,后者緣于不動產掛號的公信力。

因為好心獲得準則的合理性應來源于公信力,因而要將好心獲得準則引進作品權范疇,須以占有或掛號作為作品權轉讓的公示辦法且此種辦法具有公信力為條件,而關于作為無形產業的作品權來講,如今并無與之有關的恰當公示辦法及相應的公信力,所以中國現行作品權法中沒有好心獲得的規則,所以在審判實踐中即使許多作品權的運用者在不知情的條件下購買了作品權并進行了運用,也一樣承當了侵權職責。

中國現有的判例都持一樣的觀念,對比典型的有(2006)一中民終字第2500號廣東飛樂影視制品有限公司與太格形象文明傳達有限公司侵略作品權膠葛上訴案和(2009)蘇民三終字第0196號“揚州揚子江音像有限公司與劉耕源等侵略作品權膠葛上訴案 ”。

在第一個案子中,網絡歌手楊臣剛于2001年和肖某簽定了一份《版權轉讓合同》,兩邊在合同中約好:楊臣剛將其自行創造的歌曲《這樣愛你》,即后來傳唱一時的《老鼠愛大米》的宣布權、署名權、修改權、維護作品完整權、仿制權、發行權、租借權、展覽權、扮演權、放映權、播送權、信息網絡傳達權、攝制權、改編權、翻譯權、匯編權和應當由歌曲作品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力轉讓給肖某,肖某以人民幣500 元的報價受讓獲得《這樣愛你》的悉數版權即《作品權法》第十條規則的17項權力。

這以后,楊臣剛又別離簽定了數份版權轉讓合同,將歌曲《這樣愛你》的悉數作品權先后轉讓給了王某、田某和廣東飛樂公司。而王某在與楊臣剛簽定了版權轉讓合同之后又做出書面版權轉讓聲明,將其享有歌曲《這樣愛你》的詞曲版權悉數無償轉讓給太格形象公司。

在本案中,原告太格形象公司以歌曲《這樣愛你》作品權人的身份申述廣東飛樂公司、貴州文明音像出版社未經其答應運用歌曲《這樣愛你》的詞曲制造錄音制品的行動侵略了其作品權。

一審法院以為廣東飛樂公司、貴州文明音像出版社構成侵權,作出判定如下:

(1)廣東飛樂公司、貴州文明音像出版社當即中止未經太格形象公司答應運用歌曲《這樣愛你》(又叫《老鼠愛大米》)詞曲制造錄音制品的行動;

1  (2)廣東飛樂公司、貴州文明音像出版社補償太格形象公司經濟損失十五萬元;

2  (3)駁回太格形象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以為,太格形象公司沒有獲得歌曲《這樣愛你》的作品權,不是適格的原告,因而裁決如下:

(1)吊銷原審判定,駁回太格形象文明傳達有限公司對廣東飛樂影視制品有限公司、貴州文明音像出版社的申述。

(2)一審案子受理費1000 元,由太格形象文明傳達有限公司擔負;二審案子受理費1000 元,由太格形象文明傳達有限公司擔負。

 

該案的爭議焦點為:

1  歌曲《這樣愛你》詞曲作品權的屢次轉讓,哪一次是有用的。

2  再次轉讓的受讓人能否依好心獲得享有《這樣愛你》的詞曲作品權。

 

(一)楊臣剛別離與多人簽定的數份作品權轉讓合同是不是有用

1  在第一份轉讓合同(肖某與楊臣剛簽定的《版權轉讓合同》)簽定時,作品作品權歸于其作者楊臣剛,楊臣剛有權依照自個的志愿處置歌曲《這樣愛你》的作品產業權,能夠將之答應別人運用,或將之讓與別人一切。此外,在肖某與楊臣剛簽定《版權轉讓合同》時,兩邊具有相應的民事權力能力和民事行動能力,意思表明實在,該作品權轉讓合同的締結合法有用,受法令維護。根據該轉讓合同,歌曲《這樣愛你》(已更名為《老鼠愛大米》)的仿制權、發行權、租借權、展覽權、扮演權、放映權、播送權、信息網絡傳達權、攝制權、改編權、翻譯權、匯編權和應當由歌曲作品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力自合同收效之日起,歸于肖某。

2  早在2001年12月23日,楊臣剛現已將歌曲《這樣愛你》詞曲作品權中除觸及人身權以外的其他權力轉讓給肖某,因而,楊臣剛于2002年7月13日及2003年3月1日與王某簽定作品權轉讓合一起,其已不再享有歌曲《這樣愛你》詞曲作品權中的產業權,所以該轉讓行動歸于無權處置。根據合同法第51條規則:“無處置權的人處置別人產業,經權力人追認或許無處置權的人締結合同后獲得處置權的,該合同有用。”除非王某有根據證明《這樣愛你》曲詞產業權的一切人肖某追認了爾后的再次轉讓行動,楊臣剛于2002年7月13日及2003年3月1 日與王某簽定的作品權轉讓合同為效能待定合同,王某無法據上述合同獲得該歌曲詞曲作品權中的產業權。

根據同理,2002年11月6日,田某與楊臣剛簽定的作品權轉讓合同亦為效能待定的合同,田某無法據上述合同受讓該歌曲詞曲作品權中的產業權。2004年10月10日,楊臣剛與廣東飛樂公司簽定的作品權轉讓合同亦為效能待定的合同,廣東飛樂公司無法據上述合同受讓該歌曲詞曲作品權中的產業權。

因為王某無法據其與楊臣剛在2002年7月13日及2003年3月1日簽定的作品權轉讓合同獲得該歌曲詞曲作品權中的產業權,所以王某于2003年4月20日所做出的書面版權轉讓聲明將歌曲《這樣愛你》詞曲作品權轉讓給太格形象公司的行動亦屬無權處置。因為太格形象公司亦無根據證明該歌曲詞曲作品權中產業權的一切人肖某對該無權處置行動從前予以追認,無處置權人王某在締結合同后也并未獲得處置權,故太格形象公司亦不能獲得歌曲《這樣愛你》詞曲的作品產業權。

(二)王某、田某和廣東飛樂能否根據好心獲得歌曲《這樣愛你》的作品權

與前面的論說一樣,“好心獲得”準則來源于法令的明確規則,而中國現行作品權法中沒有好心獲得的規則。因而,在本案中,王某、田某和廣東飛樂不能根據好心獲得準則獲得《這樣愛你》的作品產業權。

正因如此,在終審判定中,法官專門就該疑問論說到“中國現行作品權法并無關于好心獲得準則的規則,關于作為無形產業的作品權來講,現并無與之有關的恰當公示辦法及相應的公信力,在作品權曾數次轉讓狀況下適用好心獲得準則可能發生許多第三人均享有作品權之抵觸,然后致使無法保證真實權力人的利益,亦無法維護買賣安全,故田傳均不能獲得歌曲《這樣愛你》的詞曲作品權,廣東飛樂公司亦不能獲得該歌曲詞曲的答應運用權。”

相同的,在(2009)蘇民三終字第0196號案中,法院也駁回了上訴人好心獲得的抗辯理由,判其承當了侵權職責。

因而在本案中,美影廠的“好心獲得”抗辯相同是不成立的。當然,美影廠自身也是受害者,真實大概受到譴責的是“一物多賣”的不法作品權人。